Der Wald,
der sich verstorben breitet

《百年心事》03

瓶邪/铁三角

日常&冒险


我心说你怎么也来这套。不听不听,瞎子念经。

胖子白话白话也就算了,黑眼镜这货肯定不是来瞎唠嗑的,保准没好事儿。还不如专心看闷油瓶扒虾有意思。

“瓶仔来,再撕一个!”

胖子给闷油瓶摆了一排小龙虾。闷油瓶扒虾跟一般人不太一样,他先用拇指一推虾背,接着夹住虾头一拔,虾头连着尾肉跟壳分离得干干净净。

这方法以前我在美食节目上看过,实际上就是按摩一下,将虾壳和虾肉分离,感觉吃虾还不够伺候虾的呢。但闷油瓶做起来就特别轻松,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胖子在一边捡漏,挑了肠线就往嘴里塞。我连忙拦下,小龙虾的虾头不能吃,这都养殖的,脑子里脏东西比野生的还多,重金属...

《百年心事》02

瓶邪/铁三角

养老旅游搞事


簋街其实就是鬼街。

现在的街道办和商户为了揽客,将簋街的“簋”字渲染成古代青铜器簋,一种圆口双耳的食物容器。其实这话只说了一半,还留了一半。

簋街本来没有名字,只是东直门一条普通的街。这条街还有点特色,专门开棺材铺子。

京城还有个名字,叫四九城,代指皇城的四个城门,和内城的九个城门,除此还有外七城。只说北京内城这九个城门,各有功用:朝阳门多走京杭大运河来的粮食;崇文门走酒车;前门,也就是正阳门,是皇帝天坛祭天走的;阜成门外产煤,走煤车;西直门走水车;德胜门自然是出兵走的;安定门走粪车。

其中宣武门又称“死门”,门外正是菜市口刑场,死囚处决之后,尸...

《百年心事》01

瓶邪 / 铁三角

养老游记


解决了和平饭店的事,胖子果然闷不住提出要回北京呆几天。

这事儿我考虑过,福建这边即将进入雨季——虽然我认为雨村一年四季都在雨里,胖子年纪也不小了,虽说身子骨比小宅男们硬朗,还是提早预防,回北京蒸蒸桑拿天也是好的。正好闷油瓶的户口身份证办下来,本来小花想给他扯张北京的,奈何现在比以前规矩严,北京户口可不是区区几十万能下来的了,就算挂靠还得补一堆纳税手续,盯着的人也多,反倒怕出漏子,最后还是河北买套房附赠落户服务,实惠。

闷油瓶对于自己从东北银变为河北汉子一点感想都没有,依旧泡脚发呆遛狗巡山。我跟胖子合计着,好不容易退休安稳了,我的心态在...

© 浪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