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Wald,
der sich verstorben breitet

《百年心事》03

瓶邪/铁三角

日常&冒险


我心说你怎么也来这套。不听不听,瞎子念经。

胖子白话白话也就算了,黑眼镜这货肯定不是来瞎唠嗑的,保准没好事儿。还不如专心看闷油瓶扒虾有意思。

“瓶仔来,再撕一个!”

胖子给闷油瓶摆了一排小龙虾。闷油瓶扒虾跟一般人不太一样,他先用拇指一推虾背,接着夹住虾头一拔,虾头连着尾肉跟壳分离得干干净净。

这方法以前我在美食节目上看过,实际上就是按摩一下,将虾壳和虾肉分离,感觉吃虾还不够伺候虾的呢。但闷油瓶做起来就特别轻松,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胖子在一边捡漏,挑了肠线就往嘴里塞。我连忙拦下,小龙虾的虾头不能吃,这都养殖的,脑子里脏东西比野生的还多,重金属含量还特别高,小心吃了变异。

胖子:“还变异呢,瞧瞧你这少爷脾气,我这是红头仔知道不。”

小花:“让他吃,反正小龙虾都是拉在脑子里的。”

秀秀这些年也变了,就着有味儿的笑话还能乐呵呵下嘴。

黑瞎子脸皮非常厚,根本没人理他,居然就自己接着说下去了:“那口井不在北新桥。”

那口井在不在北新桥我不清楚,反正北新桥根本没有桥。

要评京城十大异闻,北新桥的锁龙井最起码得名列前三。

说到锁龙井就不得不提一位牛人,刘基。明朝时民间有传“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指的就是明朝开国元勋刘基。

刘伯温的政治和文学成就非常高,但后人对他最为津津乐道的,在于他的神机妙算。刘伯温军法如神,且精通象数谶纬。相传明太祖朱元璋有一天吃着烧饼,刚咬一口,内监来报,刘伯温求见。朱元璋以碗覆之,召刘伯温相见,开口便要他猜猜碗中何物。

刘伯温掐指一算:“半似日兮半似月,曾被金龙咬一缺,此食物也。”

朱元璋见他果然通晓奇门之术,又问天下后世之事如何?刘伯温言天机不可泄露,需恕臣死罪,讨得一枚免死金牌,当即作歌三首,便是后世传闻的《烧饼歌》,准确预言了后世千年之事。此歌距明初已过七百年,预言皆一一印证。

刘伯温的神通便愈传愈大了,民间百姓相信他是天庭下凡的神仙,身负瑞兽麒麟,辅佐明君开元。锁龙井不过是刘伯温留下的众多传奇之一。

北京城这片地方,古时候属九州之中的幽州。《周礼》中记载:“东北曰幽州。”因幽州地处中原东北极寒处,故以幽冥为号。《春秋元命包》有云:“箕星散为幽州,分为燕国。”意思是说幽州位于箕宿,而周武王平殷,封召公于此,号燕。

箕宿为东方第七宿,是最后一位,为青龙摆尾之旋风,是风伯之星。可以说上古时期的幽州气候非常恶劣,自然有不少民间志怪传说。

北新桥锁龙井锁着的便是一条苦海作恶的上古黑龙。刘伯温布八臂哪吒阵,开海眼,引渡沧海,姚广孝作法将黑龙困于井底,以“新桥”镇压,并与黑龙订下盟约,说是新桥旧时,海塌井开,黑龙方可再度出世。于是这“北新桥”的名字就再也没改过,恐怕永远也旧不了。后来北新桥附近还建了一座庙,就叫“镇海寺”。

姚广孝知名度似乎比刘伯温要低很多,其实要提到他的法名,道衍,那倒是鼎鼎大名了。此人得百家所长,修悟儒道释三教,世称“黑衣宰相”,乃太子帝师。除了法海、济公、唐三藏以外,和尚里属他最有名。可以说不通论语的大师不是好神棍。

这一口小小的锁龙井能成为京城异闻之最,还因为它聚合了北京城星象风水布局的所有。当年刘秉忠与郭守敬规划元大都时,引地上、地下两条水脉入城,上引玉泉山,下通金水河,将紫禁城对应太微、紫薇、天帝三垣,所有布局,包括建筑色彩皆以五行为定。刘伯温修建明朝京都之时,将布局扩大到整个京城,布下八臂那吒阵。

但无论是风水大家刘秉忠与郭守敬,还是神算刘伯温,都留下了一个连外行人都能看穿的破绽,那就是北京城的子午中轴线,建歪了。具体来说,偏离子午线2度左右,肉眼可能不容易观测,但刘伯温这种等级的星象大师,不可能犯下这种错误。

而这条偏离的帝都中轴线,刚好绕过了北新桥。

于是这发传言变得更加离奇。

无论如何,北新桥没有桥,也找不见井。据说2005年地铁五号线修建时,工人挖出一口古井,井中八条锁链对应那吒八臂方位。但此事最后不了了之,只是将五号线站点的选址挪了一挪。

这些事别说是干我这行的,就连帝都的普通老百姓都能道出个三四五六,黑瞎子没跟我们假科普真迷信,他只是说:“我们找到了那口井。”



tbc

评论(3)
热度(48)

© 浪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