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Wald,
der sich verstorben breitet

《误入世界》07

全职灵异悬疑探案



高英杰递给罗辑一杯水,在卢瀚文旁边坐了下来。

罗辑回想起无数探案美剧里,用嫌疑人在警局询问时用过的纸杯提取指纹DNA的剧情,不禁咽了一口唾沫,更加紧张。

高英杰:“别紧张,只是例行询问。下面问你几个问题,如实回答。”

罗辑点点头,心里不知道该不该“如实回答”。

“本月21日晚6点至22日凌晨6点,你在什么地方?做了什么?”

罗辑早在脑子里过了几十遍,仔细地说:“21号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就是6点整,下课后我前往社团活动的音乐教室,我做完轮值,七点半左右从音乐教室返回了宿舍,之后就一直没有出去过,我们宿舍的楼道口和大厅都安装了摄像头,进出需要刷卡。直到今天早上,我……我接到朋友的电话,听说了……然后我就去了叶修那里。”

高英杰:“哪个朋友的电话?”

罗辑不想过多牵扯到楚云秀,简略说道:“是社团的一个学姐,叫楚云秀。她知道我和符礼禾是室友。所以给我打了电话。”

“只是室友而已吗?我们听说,你跟符礼禾生前是好朋友。”高英杰放慢语速,“你最后一次见到符礼禾是什么时候?”

“是上周六。”

“当时发生了什么?”

“当时……”罗辑抓住了裤子膝盖部位的布料,“他袭击了我,我的室友们帮我拦下了他。”

卢瀚文“啪”地一声拍下桌子,厉声问:“符礼禾为什么要袭击你!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

纸杯震动,撒了两滴水出来,罗辑抖了抖,小声说:“我,我不清楚……他拿着一把小木剑想要砍我,同学们都知道的,他受了刺激,精神不正常,他也不想的……”

高英杰按下卢瀚文,纯熟地扮演着白脸角色:“你别紧张,这些问题都很普通。回答完你就可以回学校了。罗辑同学,我有个题外话想问你,21号下午,你6点钟从数学系教学楼前往艺术楼,在那里呆到7点半左右,径直回到宿舍休息,罗辑同学,昨天晚上你为什么没有吃晚饭?”

罗辑愣了愣,缓缓说道:“我吃不下……我吓坏了……”

卢瀚文与高英杰暗自对视一眼,有了。


彭豆云察觉到事情不妙。

按理来说,一则普通的失窃报警,警察叔叔再尽职尽责,事无巨细现场排查细节两个小时,还再三挽留报案人不许离开现场这种剧情,也不太常见。

自己只是丢了部自行车,虽然这自行车很不便宜——但对警察来说,依然是一辆自行车罢了。

他意识到自己必须尽快脱身。

“警察叔叔,要不别麻烦您了,都是我自个儿不小心,这小胡同里也没个监控,估计找到的可能性也不大,我就给您报备一下,提供一些线索,免得其他人也遭殃不是,天也不早了,我该回家了。”

民警拍拍他的肩膀:“同学,住哪里啊,我们送你吧。”

这太奇怪了。

彭豆云笑眯眯地掏出手机:“哎呀,我爸爸给我发短信了,我先给他回个电话。”

当然没有什么短信,但彭父的电话很快接通:“豆豆啊,怎么了?你还没到家吗?”

彭豆云:“爸,我的公路车丢了,刚刚报警了,警察同志特别重视,帮我找了两个小时了。什么?李叔叔已经快到啦?”

“李……”彭父很快反应过来,“我知道了,把定位发过来。”

彭豆云挂掉电话,特别有礼貌的跟民警说:“警察叔叔,还是不麻烦你们了,我爸爸不放心,让叔叔来接我了。我去路口等他就好。”

民警小哥有点没辙,这孩子软硬不吃,简直老油条一根,正上火着,胡同口走来一人,不疾不徐,脸上挂笑,给人一种很好亲近的感觉,他身边还跟着一人,穿蓝色运动外套,双目含光,金灿灿的脑袋在夜幕中极其显眼。

稍高的那位先开口:“彭豆云同学吗,你好,我们是市局刑侦二队的,关于你的同学,想了解一些情况。顺便,我的同事刚巧在下班途中捕获了一名偷车贼,赃物是一辆进口红色公路车,如果有空,你可以跟我们去趟市局认领。”

来了。

彭豆云努力控制自己的表情:“哦,谢谢刑警叔叔,我们可以去路口那边聊吗?我叔叔快要到了,怕他找不见我。”

黄少天冲彭豆云没来由地粲然一笑,走向胡同深处。喻文州侧身示意小朋友一起走。

“听说符礼禾在蓬山三中就读时,与你关系不错。”

帖子的事情被发现了,彭豆云至此确定。但是他们也没什么办法,否则早就请我去喝茶。

喻文州的性格通常很讨人喜欢,他有耐心,同时能够包容别人,脾气一级好,这种好脾气,在警队中并不多见。比如刑侦一队队长韩文清,脾气就出了名的不好,长得还凶。经侦队的肖时钦擅长扮猪吃老虎,缉毒队的周泽楷则是冷面煞神。但是相比之下,最让人头疼的,还是喻文州的春风化雨,它让人不知不觉地踏进预设的陷阱,漏出破绽,从他跟你接触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已经身处棋局。

彭豆云成竹在胸,沉痛地说:“我听说了符学长的悲剧,太不幸了……以前在高中的时候,他很照顾我。”

“确实,两个月来,你的三位学长接连死亡。”喻文州扶着彭豆云的肩膀,避让胡同里穿行的小三轮,接着走向路口,“还有一个人,他也很不幸。”

“什么?”彭豆云仰头问道。巷子里橘黄色的灯光打在他的瞳孔里,这个小胖子就像是千千万万普通的高中生,既有着成年人灌输的机警,也带着未成年人特有的无畏。

喻文州没有看他,如同普通聊天:“还记得信息学院的彭立新吗?”

彭豆云点头:“嗯,他是符学长的朋友,我见过几面。”

两人已经将近路口,四轮机械的轰鸣与嘈杂的人声形成沸腾都市的交响乐。喻文州停下来,轻声说:“彭豆云,你特意匿名发帖引导警方侦查,是不是因为你知道,下一个,就是你自己了。”

彭豆云没有回答,他咬紧嘴唇,路口逆光跑来一人,拉过彭豆云:“警察同志,你好你好,我是彭豆云父亲的代理人,豆云学习为重,丢车的事情,跟我联系就行。这是我的名片。”

喻文州也递过自己的名片,与之握手:“李大律师,幸会。”

彭豆云低着头钻进车里。喻文州同他摇手道别:“彭同学,有困难,记得找警察。”

黄少天特有的短信铃声响起:

队长,拿到了!



玄门,或者,也可以叫国安九处、特别对策行动组,等等……称呼并不重要。王杰希解释道。

玄门一脉自古通灵,是国家灵异事件特别处理小组的联合组织。玄门的存在,除了几位要员,极少为人所知。六年前,蓬山市发生了一起特殊的事件,也就是八一四大火事件,叶修接任了蓬山市的“守灵人”一职,与市局的特别调查组协同调查。

“灵体,或者说,鬼魂,什么都行吧。一般的灵体,是没有力量影响到普通人的。”叶修说道,“生物是由灵体和实体组成的,一旦失去实体,灵体失去了容器,会陷入不稳定的状态。就像爆炸危险品一样,有的燃点高,有的燃点低,但它们都需要媒介。灵体没有了实体媒介,无法干扰拥有实体的健全体。”

张佳乐:“如果有了媒介呢?总之,什么样的灵体能够杀人?”

那只大眼睛纸人张嘴:“从物理上来说,没有灵体能够杀人。灵体如果想要杀人,首先,需要一个能够承载他的容器。这种东西,玄门称之为魂器。”

“但是灵体可以影响人的精神。每个人都有一定的通灵能力,通过接触和刺激,或多或少能够感知一些灵力波动。八一四事件的重点不在于’鬼’是如何杀死人的。”叶修点了支烟,没人拦他,“在于那个灵体的目的。”




tbc


写不下了,先到这吧


评论(6)
热度(58)

© 浪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