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Wald,
der sich verstorben breitet

《百年心事》02

瓶邪/铁三角

养老旅游搞事



簋街其实就是鬼街。

现在的街道办和商户为了揽客,将簋街的“簋”字渲染成古代青铜器簋,一种圆口双耳的食物容器。其实这话只说了一半,还留了一半。

簋街本来没有名字,只是东直门一条普通的街。这条街还有点特色,专门开棺材铺子。

京城还有个名字,叫四九城,代指皇城的四个城门,和内城的九个城门,除此还有外七城。只说北京内城这九个城门,各有功用:朝阳门多走京杭大运河来的粮食;崇文门走酒车;前门,也就是正阳门,是皇帝天坛祭天走的;阜成门外产煤,走煤车;西直门走水车;德胜门自然是出兵走的;安定门走粪车。

其中宣武门又称“死门”,门外正是菜市口刑场,死囚处决之后,尸体便从东直门运往城外,又因东直门多走木材,便多有棺材铺子,放眼望去,白幡飘飘,黑棺沉沉,是挺吓人。时间久了,老百姓就管这叫“鬼街”。

改革开放以后,这些棺材铺渐渐被取缔,但无论做什么生意,都惨淡收场,就连国营的百货商店都黄铺了,最后人们发现,这条街除了棺材铺,只有开饭店才行,而且饭店必须天黑营业,开到后半夜越晚,客座越满,反而白日里没啥人气。

闷油瓶拿着“第427桌客人,您的前方还有134桌等待,感谢您的光临”的牌号,胖子跟我坐在街口饭店的排位席里嗑锅巴,店家显然老手,天幕一黑,挂上投影屏直播球赛,门廊的长龙队只多不少。等太久了,胖子就跟我吹起了老北京城里的传奇事儿。

我心说还传奇呢,宣武门砍的死人根本不可能拉到东直门,绕了小半个京城,四门里的也不嫌晦气。瞎几把扯。照这说法,1924年雷峰塔倒之时还是法海的忌日呢。

我道接下来该跟我白话八臂哪吒阵了,赶紧跟胖子划拳,谁输了谁去买章鱼丸子。旁边坐着几个小姑娘人手一盒章鱼小丸子,麻辣小龙虾我这肠胃是无福消受了,填饱肚子还是要得。

正划着拳,就见旁边那几个小姑娘假装玩手机,偷拍闷油瓶,一时间想起刘丧那孙子。

好在这么多年来,看人的眼光我算是锻炼出来了,挑了好说话的个问:“美女,问你个事,你这章鱼丸子哪家的?”

那姑娘一愣,没料到我会跟她搭话,毕竟胖子跟我演讲了三十来分钟,我也就哼哼两句,特别稳重。其实刚才那会我就注意到了,这姑娘侧着耳朵听了个大半,肯定对京城异闻挺感兴趣,可能不是本地人。

姑娘反应过来,胳膊一挥,指向街对面:“内块儿呢,过马路就是。边铲儿还有个冰淇淋店,可香了。”

好嘛,东北妞,敞亮。

我把闷油瓶拿着的号码牌往饭店的微信工具上扫码,设置远程叫号,起身就领着人走了。胖子舍不得刚勾搭上的东北妞,更舍不得好吃的,只好追我们。

街口就是五号线北新桥地铁站,分不清人多还是车多,我盯紧闷油瓶,这现代社会九级残障可别不看红绿灯啊。想想这事儿可能还是我跟胖子的误解,说是九级残障,从没见他哪儿跟不上我和胖子的生活节奏,难道是我和胖子的退休生活过于老龄化?

这事儿跟胖子总结的“小哥从没出过丑所以绝对是个爱面子的人”两件,早晚我得给他试出来。反正闲着蛋疼。

卖章鱼丸子那小店挂了个日语招牌,不知真是日本人还是跟那骑三轮的大爷一样。几平米的小店门口排了二十来号人,店主“一拉晒一蚂思”喊得特勤快,感情到了北京,我们仨就没干过除了排队以外的事儿。

不过章鱼丸子味儿还行。我这身体机能下半辈子算是基本告别吃货了,看胖子的吃相,应该是挺满意。闷油瓶吃的则很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渐渐能分辨出他的表情了,比如现在这样,就是“一般”的意思。

刚走进旁边那家冰淇淋店,小花电话来了:“人哪?”

我走出去看了眼店名,小花一听就挂了,等他和秀秀人到的时候,老板已经在给胖子叠第六层甜筒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跟糖葫芦似的成串吃的甜筒,坚决不肯尝试,让老板也给闷油瓶来一份,胖子跟闷油瓶一人一串举好,我咔嚓一张。

“哥,你们怎么来这儿了呀。”秀秀给我一大大的熊抱,问我。

我总不能说是想看小哥拔龙虾,将锅抛向胖子。


终于排到号,天都黑透了。胖子点了500只最大个的小龙虾,店员是见过世面的,磕巴都不打继续推销:“我们的招牌菜还有知味虾和馋嘴蛙,需要来一份吗。几位喝什么?我们这有燕京啤酒,北冰洋,酸梅汤……”

秀秀研究了半天,决定每样都来点,还贴心的给我来了份酸汤鱼,不辣的。

胖子玻璃瓶往桌上一点:“来,天真,尝尝我们老北京的汽水儿!劲儿着呢!”

我一口下去就打了个响嗝,特么比可口可乐二氧化碳还多。再尝一口,跟我小时候一分钱的那种盐水冰棍儿味差不离。

这时候突然被拍了下肩膀。现在已经很难有人能悄无声息地接近我了,更何况周围坐了一圈人,都不是好惹的,回头一看,怪不得,是黑瞎子。大晚上的,在室内,还戴着副黑墨镜,十二分的显眼,店里的客人们有一部分正在不动声色的打量他。

小花等他吓完我,问:“你在北京?”

黑瞎子挤挤我,让我往里坐点给窜个地儿,这可难为我死了,我右边坐着闷油瓶,闷油瓶右边还坐着胖子,我直接踹瞎子一脚让他坐对面小花旁边。这家伙不会是欠了小花钱吧,躲啥?

服务员端着五个大铁盘的小龙虾上桌,黑瞎子拿起来单手“咔嚓”一声就给臭水沟霸王断了头,开口问我:“吴邪,听说过锁龙井吧。”




tbc


黑眼镜来搞事情了,接下来会用到一些三叔《勇者大冒险》的组织结构,没看过《勇者大冒险》也不影响阅读。


*九城解说有参考——《簋街为什么叫鬼街》


评论(3)
热度(48)

© 浪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