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Wald,
der sich verstorben breitet

《误入世界》06

全职灵异悬疑

刑警vs神棍



“喻队!西区分局接到一则报警,报警人称自己的自行车在冒口胡同被盗,你看,这是失物照片。”于锋一阵风似的跑进会议室。蓬山市公安联网系统刚刚推送了一条片区民警出警记录。

喻文州接过于锋的手机,屏幕上有一张红色公路车的照片,由报警人提供。他认得这车,在21日那个可疑的网络论坛帖的IP地址,也就是那家黑网吧的街道监控录像上。如此风骚的自行车,很难忽视。

于锋语速飞快地说:“我觉得有谱。19日到21日的监控录像已经排查过,骑着这辆自行车的少年只有在21日晚6点11分出现,应该不是这家网吧的常客……”

“派蓝河去那家网吧核实,现在。”喻文州打断于锋,转身与黄少天交代一句,回头示意继续报告。

“按照喻队的思路,我们把后续监控重点放在了该网吧五个街区以内的范围,重点盯着其他三家不需要持证的黑网吧,冒口胡同刚好就有一家!民警核实过,这小孩儿不是胡同附近的。”

喻文州拉开蓬山市市区街道地图,第一家黑网吧位于庙口街内的小巷,21日发帖时间为晚7点23分,第二家黑网吧位于冒口胡同,发帖时间为晚6点13分。还差一个坐标,再来一个坐标才能做三点定位。喻文州转动手中的原子笔,录像中自行车行驶的匀速,7点23分和6点13分……笔尖一指,找到了——

蓬山三中。

这么多的疑点,围绕着这所学校。不能再等了,没有证据,就挖出证据。

黄少天早就按耐不住拉开大门:“别想了队长!上头的事儿让冯局去烦吧,耗子跑了就成精了!”

喻文州抓起外套,对于锋点点头:“线索过于牵强,我得亲自试他一试,你留下,学校这边和郑轩盯紧。”

“是!”于锋答道。

会议室的电脑上,系统显示30分钟前,蓬莱论坛发表了新帖《蓬山市两个月内再发第四起高考学子自杀事件!》,已经被管理员封锁。



韩文清到达市局的时候,魏琛已经坐在大楼底下,他身边还立着一位,蓬山市局局长冯宪君。两位大佬破天荒杵在门口等人,等的正是叶修。

“还记得六年前的蓬山市八一四事件吗。”档案会议室是禁烟区,魏琛捻一捻手指,用了这么一个开场白。

当然记得。

南区的锦绣花园内发生大火,当时被困于七号楼建筑内的人员无一幸免。

包括十三名住户,一名物业工作人员,一名消防官兵,共计15人。

此事轰动一城。官方调查结果公布为:因宅区电路老化造成的事故。锦绣花园是一所老小区,七十年代建成,位于南区榆树前街道,连个正经的小区大门都没有,管理混乱。小区居民大多数为退休老人或外来租客。这次事件引起了居民住宅安全隐患的一系列改革,市民自发的默哀行为持续了数月。

而根据这份绝密档案所述,七号楼内不幸丧生的十五人中,除了一名消防员与一名物业员工,其余十三名“住户”,全部都是不超过十五岁的青少年。

档案中还存有一份消防报告:七号楼的起火源确实为电路老化造成,大火最先从三楼十三号房燃起,接着,因老式建筑常用的大量木质材料,整栋楼都陷入熊熊火海,火势一起,难以扑灭。消防人员尝试从外部窗户突破进行营救,但火场中已无任何幸存者,最后一名消防员过于深入,不幸被焚毁崩塌的建筑材料阻断生路。

档案最后,是十五份验尸报告。其中只有两份报告的死亡原因写明吸入有毒气体致死。其余十三份多为不明、心脏性猝死,其N-Cadherin心肌表达皆呈弱阳性,Bax表达呈阳性。这十三名“住户”在大火前就已经死了。

孙哲平:“谋杀?”

魏琛摇摇头。

张佳乐:“这还不是谋杀?!”

韩文清拿过死者身份鉴定的相关报告,这十三名“住户”其中有九名尚未确认身份信息。

叶修回答了他们:“这十三人是被选中的,他们不是七号楼的住户。死因,简单来说,是被吓死的。”

冯宪君抹了一把冷汗,从进门起,冯局长就陷入了极度紧张中,他每次见叶修,都是这种状态。并不是冯局长对叶修有什么个人看法(或许还是有一点),而是自从他调任蓬山市市局,“叶修”这两个字,几乎等同于“要命”。

“要命”的叶修拿过一张白纸,快速地折了起来,他的手指纤长白净,即使是漫不经心的折一只纸飞机,也如同炫目的表演。黑猫叶秋依然趴在他的肩膀,不注意时,这只黑猫的存在感十分微弱,好似有着融入周围环境的特殊技巧。但在场众人都没有欣赏的心情。这个神秘的男子冒然出现在嫌疑人身侧,并且在局长和老队长的允许下,进入这间档案室。

他知道些什么?

纸折好了,那是一种极为复杂的纸人,叶修将它放立在掌心,韩文清想起他在车上的胡扯——不是胡扯。那纸人无风自动,摇摇晃晃地站好,揉揉脑袋,那脑袋从上到下裂了个缝,一颗眼珠子从中睁开。

陌生男人的声音从纸人的嘴里传来:“叶修。”

只有叶修和他的猫毫不吃惊:“大眼儿啊,玄门整理的蓬山辛卯年丙申月己亥日记录给我传一份。”

那纸人转了一个圈,对冯宪君和魏琛的方向点了点头:“冯局长,魏队长,好久不见。”


……韩文清、孙哲平和张佳乐终于明白,为什么卢瀚文、高英杰他们级别不够,只能在门口守着。


韩文清与叶修已经认识很久了。久到谁也不记得他们是如何相熟,二人天生不对盘,你来我往的较量充斥了整个大学时光。就像他俩各自所在的蓬山公安大学和蓬山人民大学,一街之隔,宿敌之名却由来已久,新生代代秉承,恩怨情仇没有人说得清楚,只有两校学生之间的胜负局永不停歇,每每要争个高下,算是蓬山市的都市传说之一。

韩文清从不知晓叶修的过去,他以为他的对手就和他自己一样,只会向前,并且一往无前。

直到叶修彻底消失的那六年,韩文清才想明白,他仿佛是最了解他的人,同时也对他一无所知。




tbc



*庙口街道+冒口胡同,最少需要第三个坐标(比如第三家黑网吧地点)才能模拟“作案区域”(即蓬山三中),在刑事调查中常用于前期推理,也就是调查方向不明的时候,这种推理可以提供侦查方向(也有可能是完全错误的方向),但不能作为破案证据。篇幅有限,喻队运气不错,一发入魂。

*N-Cadherin心肌表达皆呈弱阳性,Bax表达呈阳性。有研究表明SCD组的心肌组织的神经性钙粘附蛋白的表达变化对心脏性猝死鉴定有意义。至于心脏性猝死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冠心病。由于八一四事件的死者遗体皆已被大火焚烧,很难鉴定具体原因。新杰大佬得到的是新鲜遗体,比如死者肾上腺素的情况等,所以鉴定结果更清晰。


每次都想讲一大堆但是3000字只能写这么点剧情,好急……


评论(8)
热度(77)

© 浪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