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Wald,
der sich verstorben breitet

《误入世界》05

全职灵异悬疑

刑警vs神棍



三方人马一照面,叶修打了个先手。其余人等皆是一愣,都看向韩文清。

孙哲平业务熟练,掏出证件:“罗辑同学,市局刑侦大队的,跟我们走一趟吧。”

说着就要上手,叶修一拦,笑眯眯放话:“韩大队长,传唤证呢?再说,刑事传唤没有强制性,我的当事人愿意主动向警方提供线索,客气点,别吓着人孩子,良好市民。”

“这不允许停车,你违反《道交法》。”韩文清不吃他这套,跟孙哲平打了个比划,“一起带走。”

叶修从善如流:“违章停车也犯不着带走吧,别我车拖了啊。这俩女同学,先让她们把车开回学校成吧,你们学校蹲着点儿呢还怕人跑了呀,人家毫无牵连的顶多询问一下。诶别拽我,猫挠你。”

韩文清听他这稀泥搅个没完,什么念想都暂且放一边儿,惟有揍他之心永远不死。直接伸手将人一捞,驾着胳膊塞警车里了。

叶修不挣扎,扭头跟苏沐橙招手:“你俩先回学校,我跟老韩叙叙旧,还记得他吗,就你上中学那会长得很凶不知道叫啥的那位大哥。”

“你好好说话。”苏沐橙也跟他招招手。

卢瀚文跟高英杰大眼儿瞪小眼儿,张佳乐与孙哲平眉来眼去。

张:“什么情况?”

孙:“套路。”

张:“熟人?有故事?韩队的脸色再创新黑。”

孙:“人没见过,那少说得五年前的故事。”

张:“我要给黄少天发短信!”

最后四车六人押着两位主动提供破案线索的良好市民回局里了。罗辑跟孙哲平、张佳乐一辆,叶修坐上韩文清那辆,车门一关,安全带一扣,等着老韩同志连炮筒伺候,那边仿佛安全驾驶模范倒不吭声了。

等了十来分钟,黑猫叶秋指甲一抻,戳了戳座驾的肩膀,叶修一咧嘴,打破沉默:“这六年我跟老魏联系着呢,已经往你们局里去了。你要想听,等会他会解释的。”

魏琛。市局刑侦二队前任队长,喻文州和黄少天手把手的师父,在二队人望极高,就是行事风格不正经,在任期间写检查的字数能媲美连载小说,一直没升,前两年退休,亟力推荐破格提拔年轻的喻文州接班。

韩文清:“你自己的解释呢?”

叶修:“我什么解释?这么多年不联系你?为什么要联系你?”

韩文清还真挑不出特别的理由,就道:“咱俩认识十年了。”

叶修忍不住乐:“然后一认识就打了四年,那接下来六年不见,听起来也很正常。”

“……”

韩文清说是肯定说不过他的,从怀里掏出个物件扔给叶修:“手机号、微信、微博、QQ、MSN、邮箱、住址,有的都记上。”

叶修:“……什么玩意儿,统统没有。我不用手机,你又不是不知道。”

韩文清:“作为案件相关人员,作为公民有义务提供线索,得登记联络方式。”

“怎么,查我啊。那你可得使劲儿,我反侦察能力挺强的。”叶修掰着韩文清的右手拇指解了锁,“警察同志,你自己都没装微博、QQ、MSN好不好。”

韩文清:“你跟魏队怎么联系的。”

“用意念!厉害吧,我就写纸上再叠成小人,灵力一点,纸人就自己跑去找老魏了。”叶修不要脸地说,“还附带自动寻人锁定系统,比GPS高级多了。”

韩文清不再理他。原本决定先办案子,现在根本没有精力跟叶修胡扯,反正逮得到人,就不怕人再跑。结果被叶修一开口就打岔。

“罗辑怎么回事,罗辑的资料里没有你的痕迹。”

叶修听他提到正题,斟酌了一下:“苏沐橙,我妹妹,不是亲生的,从她那儿查不着我。罗辑是她的朋友,受了点刺激,来找我消灾。”

韩文清:“什么意思。”

叶修:“正规神棍,职业消灾。”



近些年蓬山市搞教改,提倡素质教育,力求小学生作息向幼儿园看齐,中学生作息向小学生看齐,严令禁止学校组织补课。下午四点十分,市里的公立中学都已经放学了,该回家的回家,该社团活动的社团活动。家长们不甘人后,只能拼命给孩子塞课外班。每逢周五,开车来接住宿学生的家长与骑自行车赶往补习班的学生堵成长城。

每周五是常服日,学生可以自愿选择穿自己的衣服来上学,不必穿校服。彭豆云在同学的注目下大摇大摆推着从意大利空运的Colnago从自行车棚走向学校大门,从头到脚单件没有下四位数的。沿途不少学生跟他打招呼,彭豆云笑呵呵地回应。他学习一般,横向身材,但是家境好,父母老来得子,也舍得给他花钱,几乎百依百从,孩子手里零花钱从没断过,动辄请客,情商也不低,人缘自然不差。

唯独一点,彭豆云这个名字吧……本来应该叫“彭窦云”,彭父窦母,谁知上户口时工作人员给弄成个“彭豆云”,窦母有些迷信,加上彭豆云小名就叫“豆豆”,干脆这名字将错就错,当是老天爷给指的了。可怜彭豆云小时候没少为这名字被人调侃,加上身材原因,小胖子豆豆没少被人欺负,遂练就一身的眼力架,一瞅一个准儿,谁是该巴结的,谁是能拉拢的,谁是能欺负的,谁是互不侵犯的……彭豆云在心里将人给分了个三六九等,小小的年纪,明镜儿似的。

跟父母陪领导一家郊区别墅山庄度周末,彭豆云那小嘴儿里叔叔阿姨小哥哥小姐姐喊得像灌了蜜,眼睛忽闪忽闪,小胖墩儿还招人疼的,大家都夸他懂事儿;每次年底公司聚餐,彭豆云有个远方穷亲戚的表姨在父母公司打工,那表姨都恭恭敬敬的来主桌敬一圈酒,敬完彭父窦母一圈上级,再到彭豆云这,换成果汁儿给满上,双手奉杯说两句吉祥话,彭豆云抬抬眼皮,鼻子里闷一声“嗯”算是回敬。

这孩子,打小人精,长大了准不愁钱。

父母本来是不放心大宝贝儿放学自己骑车的,原来都是司机接送,可彭豆云上了高中就迷上一个公路自行车赛车手的动画片,父母想着强健体魄也是好事,专门给配了台二轮“法拉利”。彭豆云从小不稀罕玩具,就这车特别珍重,大约是热乎劲儿还没过,每天都骑车,学区房,反正离学校也不远,保姆阿姨每天都小区门口等着接。

彭豆云一路骑过校前商业街的各路零食烧烤奶茶点心麻辣烫铺子,破天荒的啥也没买。等拐过两个路口,渐渐地看不到同校学生,他白嫩嫩的包子脸阴沉下来,绕进暗不见天的老胡同里没影了。

又过了二十分钟,耀眼的红漆公路车停在胡同深处一家黑网吧门口。彭豆云将自行车锁在电线杆上,戴上棒球帽走进那家连招牌都没有的小店。

这时,路口鬼鬼祟祟地冒出一个人,那人瞅了两眼掉头就跑,不一会儿又回来了,手里拎着把液压钳,“咔嘣”一声就将公路车的锁条剪断,扛着自行车撒腿就溜。

这回是真的跑了。


tbc


*刑事传唤:根据《刑事诉讼法》《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刑警办案须知》刑事传唤不属于刑事强制措施(治安传唤可强制执行)。老韩这举动实际上不合规矩。

*苏沐橙的性格做了一些私设,后面剧情会解释原因。

*Colnago意大利著名公路自行车品牌。公路赛级自行车造价堪比四轮。



评论(3)
热度(69)

© 浪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