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Wald,
der sich verstorben breitet

《误入世界》04

全职灵异悬疑

刑警vs神棍



叶修带着罗辑、苏沐橙和楚云秀下楼,破门一关,也不上锁,右拐两步路踏进隔壁环境还不错的网吧,凑在前台上冲两位美女笑笑:“老板娘,车借我用下呗,有急事儿。”

陈果正玩着游戏,被人一打岔,竞技场又输了,拍桌大怒:“借什么借,这个月房租交了吗!先帮我赢一盘再说!——呀,沐沐也来啦,你朋友?来来坐,我给你们拿饮料。”

“真有急事儿,你看我这来客人了。”叶修打断她,揪住叶秋扫到他脸上的黑毛尾巴,往身后一指,那站着个懵圈的罗辑,脖子上的淤青衬托着,更显可怜。

陈果一瞅,这眼镜弟弟八成是个穷学生,没辙道:“行吧行吧,钥匙拿走。我看你还不如去打电竞,准能称霸群雄赚个瓢满,你这高危职业,又挣不了几个钱,图什么呀。”

唐柔扯扯陈果的袖子,陈果想起眼镜弟弟还在后面杵着呢,只好闭嘴。

“谢啦老板娘。”

陈果跟赶小狗儿似的摆摆手,等人转身,才小声嘟囔一句:“小心点啊。”

叶修立马接上:“得咧,保证安全到家。”

苏沐橙和楚云秀跟陈果、唐柔招招手,拽着罗辑走了。四人挤进小MINI里,叶修把烟灭了,提到最高限速,他瞄了瞄后视镜,一辆不起眼的银色小轿车尾随而来。



蓬山大学,下午4时45分。

于锋跟喻文州作汇报:“喻队,符礼禾浅层社会关系都在这了。符礼禾还是学生,没有过于复杂的人际交往。技术科破解了符礼禾的手机和私人电脑,包括数据恢复,正在排查网络社交关系。证物鉴定目前也没有进一步的发现。目前从各方面来看,符礼禾简直是一个称得上完美的人。”

孙哲平点点头:“是挺完美。电脑里连个成人动作片儿都没有。微博、空间里连句恶语都没讲过。”

喻文州也是这个想法,问:“聊天工具记录呢?”

于峰:“本地记录最早只有月初的。正在请求聊天软件公司进行配合,我催一催,争取明天就拿到近三个月符礼禾的全部通讯记录。”

韩文清手指敲打着会议桌。

现在最需要的依然是张新杰的法医报告,还有,一个关键人物。

“罗辑的情况每隔十五分钟跟进。”

喻文州点点头,接着问:“蓬莱论坛那个发帖人查清楚了吗?”

“IP地址是城内一家黑网吧,没有身份登记,店内的监控摄像头只摆摆样子,没用。已经调取了周边街道的监控记录,但是老城区内人流量很大,排查需要时间。”

喻文州略一思索:“缩小范围,先把重点放在15到20岁的男性,让网吧值班人员指认。那种黑网吧,如果有女性顾客,店内人员不会毫无印象。这条线索不能丢,全力以赴。”

昨天晚上11点23分,蓬莱论坛出现了一个标题为《蓬山市两个月内连发三起高考学子跳楼事件!是警方的失职还是教育的扭曲?》的匿名帖,文中直指蓬山三中与蓬山信息学院发生的三起学生自杀事件。此时高考的热度还没过,各大高校和中学正在用录取书宣传辉煌业绩,这个帖子也乘风蹭了一把热度,已经有不少自媒体大V和网络平台转发推流量了。

这类标题格式的网络胡诌简直跟野草一样,不理不睬是通常的处理方式。

但帖子本身的内容却很不对劲。

两个月前,蓬山三中的高中毕业生王晓晨在暑假期间,于7月20日凌晨爬上母校宿舍楼顶,坠楼死亡;8月10日,蓬山信息学院的中专毕业生彭立新于母校图书馆坠楼死亡;9月13日,蓬山三中的高中毕业生,顾远明于母校校园内教学楼高空坠落身亡。

市局对此成立了专案组,并发布新闻禁令,务必保证调查进程信息保密,避免打草惊邪。局长冯宪君愁得头发都白了一把,指派刑侦一队和刑侦二队联合调查,总负责人一队队长韩文清,指挥官二队队长喻文州。时间紧,任务重,一旦造成社会影响,后果十分严重,必须尽快破案。然风波未平,又起滔浪,符礼禾的死前经历、死亡特征都与这三起离奇的坠楼案件相似,而且,符礼禾也是蓬山三中的毕业生。

前三名死者生前皆突发严重的心理、精神疾病症状,因三人高考成绩不理想,警方又无侦查到他杀的嫌疑,便将方向放在自杀的思路。直到第三名死者出现,市局法医部门的张新杰提出了三具尸体关键性的相同点——这很有可能是一起连环杀人事件,有他杀嫌疑。

事实上,近两个月来,共有七名高考学生身亡,其中四起确定为自杀,或多或少都是心理、精神、家庭教育原因。那么,为何蓬莱论坛的这位发帖人如此肯定是连发“三起”高考学子跳楼事件呢?发帖当时符礼禾尚未死亡,“三起”这个数字是正确的。如果是蓬山三中的老师或同学因本校的两起自杀事件而引发的讨论,也不可能与远在郊区的蓬山信息学院联系起来。这三名死者的关联只有从验尸报告上才能确定。

如果并非侦查相关人员泄露消息,那么,发帖人很有可能是与凶手有关的重要人物。甚至,发帖人就是凶手本人。

黄少天这时推门而入,夺过张佳乐的矿泉水一饮而尽,然后噼里啪啦开始汇报:“我的妈呀,换班换班换班,我这边符礼禾的社团同学和社团老师已经询问完了,跟之前三个一样,好人缘,不同的是,符礼禾的成绩特别优异,老师都一水儿的夸。根据多名同学的证词,符礼禾死前也出现了性格突变,有狂躁症和幻想症的症状,不一样的是,符礼禾发病时动静闹得不小,跟罗辑的冲突可不止’打一架’这么轻松,罗辑差点被符礼禾掐死,居然就一声不吭算了。学校也只给符礼禾一个记过和留校察看的处理。”

黄少天说完满足地一抹嘴,把空瓶还给了张佳乐。张佳乐捏着塑料瓶,想直接当棒槌用。联络电话这时响起信息提示音,是卢瀚文发来的偷拍照片,附文字:“羊回圈了。”


叶修:“怎么样,来者不善?”

黑猫的胡子动了动,尾巴“啪啪”拍了不靠谱驾驶员的脖子两下。

叶修点点头,降低了速度。略一歪头跟罗辑嘱咐:“等会配合点,警察叔叔叔叔工作很辛苦的。他们问什么,你就答什么,没事儿。”

罗辑战战兢兢:“大师,那见鬼的事也说吗……警察会信吗?”

“是有点难。所以我这不跟来了嘛。”叶修脚下一踩,“坐稳哈。”

苏沐橙和楚云秀都以为他要公路飙车,立刻紧紧抓住扶手,谁知叶修急刹车,直接靠路边停下了。路过的司机鸣笛咒骂,那辆尾随的银色小轿车正犹疑间,迎面开来三辆警车,将小MINI围住。

卢瀚文赶紧下车:“韩队!前辈!”

三辆警车下来四个人,正是韩文清带着孙哲平、张佳乐和宋奇英半路截人。

叶修拉开车门,打了个“嗨”的手势:“好久不见,老韩。这么大阵仗啊。”

路边的芒果树不堪重负,一颗尚未成熟的青色芒果“啪叽”砸在地上,酸涩的味道弥漫了方圆一米。

韩文清心想:“抓到你了。”



tbc





评论(4)
热度(77)

© 浪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