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Wald,
der sich verstorben breitet

《误入世界》03

全职灵异悬疑探案

刑警vs神棍



蓬山大学,上午11:30。

“死者生前相关接触人,罗辑。数学系大一新生,是死者生前的朋友,根据辖区的记录,一周前两人之间发生过斗殴事件,但没有后续跟进,校方的解释是二人和解。他的两名室友可以作证,今天早上7点,罗辑接到一通电话,随即慌张出门,至今失联。”

喻文州简略地总结。

韩文清:“新杰的报告书连夜赶出来。”

张佳乐跟黄少天同时起立,仿佛在问“还等什么”。

“还不够。”喻文州继续,“瀚文和宋晓已经去查沿路监控,争取把人带回来。以目前掌握的证据,不足以传唤。先了解情况。这部分由二队主要负责,郑轩继续排查死者人际关系,其活动范围具体锁定在21日晚21时至22日7时。如果没有突破再扩……”

“让我进去!”

门外传来嘈杂的女高音,打断了会议,其中夹着李艺博的声音:“您冷静一下,案件还没有定性,请相信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您别急。”

韩文清皱紧眉头,直接将会议室门拉开。

一位中年男子正与李艺博和季冷纠缠在一起,女高音从旁补挠。能风风火火闯进这里的也只有受害人家属,家属见大门突然开了,门里站着一尊门神,一时愣住。李艺博和季冷见状赶紧抽身,人民公仆可不敢公然对死者家属动手,性质太糟了,写八百篇检查都堵不上窟窿。

家属愣了片刻,还是血亲深情战胜了一切,女高音往韩文清身上一扑,紧紧抓着他的衣服大叫:“韩队长!我听说了,已经三个了!已经有三名本届的高考毕业生跳楼自杀了,这不对劲,这肯定不对劲,小禾是被人谋杀的!他从小就很乖,又孝顺又听话,他不可能丢下爸爸妈妈自杀的啊!不可能的啊……”

孙哲平和季冷赶紧上前拉人,韩文清摆摆手,示意他们别动。中年男子也早已眼泪纵横:“韩队长、喻队长,请你们相信我,我们家礼禾一直都是好学生,从小到大,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喜欢他。可是一周前,却不知道为什么精神突然变差,他的室友还跟他起了冲突。他不可能会主动跟同学发生矛盾的,礼禾从小人缘就好,入学才一周,他的辅导员就跟我们说,想推荐他……”

“是那个人!一定是那个人!”女高音突然仰起头,眼眶欲裂,“韩队长,一定是他!是小禾的同学!那个叫罗辑的!他跟小禾打架了,我们都已经道歉了,还赔偿他医药费,一定是他!只有他会讨厌小禾!小禾……”

女高音哭得没有力气,跌坐在地上,中年男子上前一步补位:“没错,韩队长、喻队长,作为受害人家属,我们怀疑罗辑,他有强烈的作案动机!”

黄少天内心早就刷过了八百字,喻文州按下他的肩膀。受害人家属只能温和劝导,喻文州方才已经用短消息申请特派局里的疏导员支持,也通知校方让系领导和符礼禾的辅导员到场安抚。

张佳乐戳戳喻文州,将手机上的搜索结果指给他看——

《蓬山市两个月内连发三起高考学子跳楼事件 是警方的失职还是教育的扭曲》

蓬莱论坛。



“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没有月亮。罗辑第一个想到的是这个。

符礼禾被勒令回家反省,其他同学都不敢停留在音乐楼,罗辑只能自己一个人做完社团值日。等他抬起头来,天又黑了。

就和符礼禾发疯的那天一模一样。

周围越来越黑,黑到连自己的手都不知道放哪儿了。罗辑唯一能清楚的看见的,是钢琴边上站着一个影子。那条影子很瘦,很长,也很慢。

虽然很慢,依然在动。

罗辑浑身发抖,他觉得自己的牙齿在打颤,磕得他腮帮子疼。从未听闻的乐曲自脑中响起……

场景凭空转换。

罗辑置身于一座黑岩孤岛。狂风嘶吼,却悄无声息,如死般沉寂。影子步向悬崖,不,是罗辑步向深渊,他跌进深渊,坠入了一片死海。

罗辑又感到了窒息,死亡窒息。这是第二次了。没有被符礼禾掐死,又要被鬼淹死。

可是我还不想死啊。罗辑想。

他突然大口地呼吸,眼前的幻境瞬间消散,他又回到了那间音乐教室,这次他没有犹豫,搬起铁凳子砸松了木门,头也不回的跑出音乐楼,连路过巡逻的校园保安也没有停顿。

他一口跑回宿舍。两个室友这阵子实在是被他和符礼禾吓到了,小心翼翼地问罗辑发生了什么。罗辑浑身发抖,什么也说不出来,他眼光穿过窗外,窗外是一片漆黑,没有月亮。


叶修一掸指间的香烟,问:“那个曲子,还记得调吗?哼哼看。”

罗辑回想了一阵,不愧是天才少年,断断续续哼了个八九不离十。苏沐橙肯定道:“是拉赫玛尼诺夫的《死岛》。”

“有一幅挺诡异的画,也叫《死岛》!”楚云秀掏出手机搜索,放大一张图片给罗辑看,“跟幻境里的像吗?”

罗辑后颈一冷,点点头。

叶修站起来:“大致上有谱了,这鬼还挺有艺术范儿。我得实地考察。”

从清晨出事到现在,罗辑还没有什么实感。他没能亲眼见到符礼禾的遗体,也不知道现在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他脑子只在循环播放一件事:符礼禾死了。

说不定,自己也要死了。

罗辑呆呆地望着叶修,呆呆地问:“叶天师,你真的有办法对付鬼吗……符礼禾,是被鬼魂杀死的吗?”

“我可不是什么天师,区区一介守灵人。至于鬼……”叶修吐出一口烟圈,“鬼是杀不了人的。只有人能杀人。”

他站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身体关节发出嘎嘣嘎嘣的脆响,疏于运动的宅男体质展露无疑。黑猫叶秋从肩膀跳上了头顶,面无表情的啪嗒一爪子拍向叶修的脑门。

“对了,根据无神主义合理的分析,你很可能已经被警方列为嫌疑人。最好还是跟我一起去趟蓬大。免得被视为畏罪潜逃。”

叶修无情补刀。接着安慰:“我有个旧识,或许能帮上忙。”




tbc



叶大师下章终于和大兄弟们相见,鸡冻。



评论(3)
热度(67)

© 浪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