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Wald,
der sich verstorben breitet

《误入世界》02

全职灵异悬疑探案

刑警vs神棍



罗辑一时之间没听清楚。他记得苏沐橙说,要带他来找“叶修”,听错了?不是叶修,是叶秋?带他来找一只猫?难道黑猫真能辟邪?

床上那人拎起肚子上的猫,打了个招呼:“沐橙啊,你逃学啦?”

苏沐橙点点头:“学校最近在闹鬼。”

楚云秀也说:“今天早上有一个学生没了。”

三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罗辑身上,罗辑缩了缩:“我、我见过……那个鬼。”


叶修为罗辑沏了一壶茶。黑猫叶秋坐在他的肩膀上。

“安神茶,喝吧。”叶修熟练地给自己点了根烟,也不问客人意见,“先镇定一下。再说说你见到的那个‘鬼’。”

罗辑握着茶杯,袅袅雾气随茶香入喉。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心神渐安。罗辑回想道:“一个月前……”


红色的横幅挂在蓬山大学正门。学长学姐们热情地带着红袖标给新生带路,帮忙登记入学、找宿舍、讲解校园设施分布。

“欢迎新同学!”楚云秀打量着眼前这位带着眼镜、一看就是乖乖仔的小学弟,“跟学姐来吧!我是音乐学院大三的,学弟什么院系?”

罗辑有点脸红:“谢谢学姐,我是数学系的……”

“哇数学系!高材生呀,我们蓬大数学系那是相当知名。走,学姐先带你去登记。”

罗辑来的不早不晚,新生登记处的办公室里还有十几个新生在选班,辅导员老师掏出分班表,罗辑看不懂各班的区别,有心想问,又不太好意思开口。旁边一个高大的男生见状凑过来:“同学,你也选班吗,给我一起看看?我叫符礼禾,你好。”

罗辑把打印纸往符礼禾面前推:“你好,我叫罗辑。”

“哇你就是那个17岁天才少年?要不要跟我一起选实验班,不过实验班有汉语必修课呢。我语文可差啦。”符礼禾是个自来熟,没几句就和初次见面的罗辑勾搭上。

楚云秀见小学弟这么快交了新朋友,也不出声打扰。符礼禾性格外向,身材好,长得也帅,楚云秀这种八卦达人已经可以预想到大一新生小鲜肉排名单上必定有他一席。

罗辑点点头:“那就实验班吧,我们一起填吗?”

符礼禾向值班的辅导员要了报名表,顺便连两人的宿舍也填在一起。数学系的学长早就在楚云秀身边打转,此刻见状赶紧抢过帮小学弟搬行李认宿舍门的苦力工作,拍胸板叫美女放心,肯定完成任务。楚云秀没坚持,本来她也进不去男生宿舍,只是考虑罗辑年纪小,怕男同志们粗枝大叶的,特意给罗辑留了个微信电话,有问题可以找她。

罗辑感动地接过热心学姐的联系方式——上大学太好啦!

符礼禾伸出大拇指:“没想到啊罗辑,这招扮猪吃老虎,高明!”


罗辑性格不太主动,一般都是楚云秀偶尔想起来有这么个小天才,微信上戳戳他。符礼禾的名号倒是很快在学校论坛流传开来,这位小郎君阳光英俊,性格开朗,听说还有些家世,因此无论是大一的小学妹还是往上的学姐们都有些蠢蠢欲动,只是碍于开学没几天维持一下矜持的表象罢了。因着符礼禾的关系,罗辑也成为女生们的焦点目标,没事儿就让罗辑给符礼禾带个水、带本书、带个票、带个社团宣传单。

符礼禾跟罗辑在宿舍合计合计,觉得还是交响乐社的热心学姐比较多,而且零基础要求,门槛特别低,大概亟缺搬运大型乐器的免费劳工。最重要的是楚云秀也邀请他们加入交响乐社,有一套说辞:“数学是庄严的艺术,交响乐是严谨的合作,都是缘分。”

于是符礼禾和罗辑义无反顾加入了交响乐社。符礼禾因为苏沐橙的关系,报了大提琴,后来才知道其实人家学过小提琴,也考过级。只有罗辑是真的门外汉。


“等等。”叶修直起腰板,“什么叫因为沐橙的关系?”

楚云秀:“什么关系都没有,哎呀你别打断他,他慌着呢,思维发散。”


符礼禾第一次出现异状是在开学一周后。那天是周五,下午最后一节课结束,罗辑与符礼禾照常结伴去食堂,两个人边等餐边玩手机。符礼禾听了一条微信语音,神色大变,跟罗辑打声招呼就跑了,饭也没拿。

两天后符礼禾才回宿舍,好像受了很大的打击。罗辑问他,符礼禾才说:高中时的一个好朋友去世了,他很难过。

可是很快,符礼禾就不仅仅是心里难过了。他变得很暴躁、阴沉,时常因为一些小事对周围的人大喊大叫,甚至动手,连罗辑都被他踹过两脚。同学都觉得符礼禾是伤心过度,尽量让着他,罗辑也这么以为。

直到9月13号的傍晚,符礼禾与罗辑社团活动完毕,进行轮值清扫,按理来说秋分未至,下午七点左右蓬山的太阳还是勉强挂在西边的。可那天也不知怎地,两人收拾完乐器再抬头,窗外已经漆黑,一点光都不透,罗辑担心要下雨,符礼禾却猛地大叫起来。跟以往不同,这次的符礼禾简直声嘶力竭。

符礼禾嘴里一边喊着“别找我!不是我的主意!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的!别找我!”一边发出无意义的嘶吼声。他眼睛瞪得很大,眼眶血红。罗辑被他吓了一跳,拍拍他的肩膀,试图让符礼禾镇静下来。符礼禾却疯了一样扑倒罗辑,狠狠扼住罗辑的脖子。

罗辑本能的挣扎,却丝毫没用,他意识到:符礼禾是真的想掐死他。而罗辑一个17岁的小豆芽,根本不是身形高大的符礼禾的对手。

太绝望了。

罗辑想。

这时候,玻璃碎了——所有的玻璃,灯管的玻璃、门窗的玻璃,甚至讲台上指导老师遗落的水杯,全都粉碎,碎片砸在音乐室里,就像是什么东西的嘶吼。

符礼禾被惊得跳起来,瞪着罗辑,不断往后退,直到退至墙角,跌坐在地上,不断的摇头:“别过来,别过来,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罗辑脑子轰鸣,他想逃走,缺氧却让他头晕眼花,什么都看不清,也站不起来。幸好综合楼的管理员发现音乐室的玻璃碎了,赶来查看,才制住符礼禾。

这件事上报了学校,符礼禾的家长又是给罗辑鞠躬又是给学校道歉,直接捐了一笔学校新图书馆的建设费,符礼禾的母亲一边抹眼泪一边握着罗辑的手,说符礼禾高中时最好的朋友没了,死状又很惨,他一时受了刺激,出现了心理疾病,希望罗辑给他一个机会,家里一定带他去治疗。等符礼禾病好了一定会亲自道歉。

最终符礼禾被记过,回家反省,派出所也就没有深究。

可是第二天,符礼禾又出现在学校,他躲在宿舍门后,蹲着等罗辑,拿一把木剑要刺罗辑。幸好罗辑是跟另外两个室友一起回来的,三人将符礼禾按倒。

符礼禾又被接走,医院得出了精神分裂的诊断。

可是学校的同学们都在传,符礼禾是撞鬼了。

自从那之后,每天都有学生遭遇灵异事件。有的是水龙头自己开了,有的是听见奇怪的声音,还有位同学,下楼的时候感觉身后被人猛地推了一把,滚下楼梯,把胳膊摔骨折了。可是楼梯上除了他空无一人。

大家更害怕了。

几乎每一个学校都有自己的“校园传说”。传说在蓬山建校初期,一位艺术系的学姐与数学系的才子相恋,郎才女貌,正是天生一对。可惜,红颜薄幸,才子最终为了出国深造的机会,选择抛弃学姐。二人即将毕业,本来准备拿到毕业证后举行婚礼。遭此背叛,学姐承受不住打击,就踩着心爱的钢琴,吊死在那栋音乐楼里,一尸两命。

还有传闻,蓬大校友录上,在那些几十年前的黑白照片中,有一位学长,长得跟符礼禾特别的相像。

仅仅一周的时间,校内风声鹤唳,连小情侣们也不敢在晚上游逛了。除了音乐学院的学生不得不去上课,没人再靠近那栋楼。

而今天清晨六点,本应在家治疗的符礼禾却从行政楼顶跳楼自杀。


“那么,你是怎么撞见鬼的?”

叶修单手撸猫,企图释放一种自己并不具备的“和蔼”的气质,温和的问道。

他没把罗辑提到的那些校园传说放在心上,蓬山大学要真有什么白衣厉鬼,叶修怎么可能安心让苏沐橙报考,要有也早给叶修收拾了。事实上学校这样的地方,阳气重,很难养魂,除非利用一些特殊的魂器,这种魂器绝非区区冤鬼能驾驭的。

罗辑却以为叶修并不相信他,再喝了一口茶,低下头说:“昨天晚上。”








tbc



案情过渡章。

为什么写了这么长的铺垫……

评论(3)
热度(67)

© 浪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