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Wald,
der sich verstorben breitet

《误入世界》01

全职灵异悬疑探案

刑警vs神棍

主韩叶/喻黄/双花 分线剧情




吾愿守灵,天地为演,不昧因果,引渡众生之魂,往来轮回之间。弟子立此宏誓,孤野不绝,则守灵人不息。




【壹】【无主之物】



北塘湾崖头。

海风猎猎,扬起少女的裙摆。

白衣少女,站在崖上。

俯瞰。

崖下是乱石浅滩,鲜艳的红和冰冷的青。


少女捡起崖边的手机,倏然转身跑向燃起暖黄色灯光的城市。

身后的北塘湾崖头海风猎猎。



9月22日周五,蓬山市蓬山大学。

“沐橙,醒醒。”

苏沐橙睁开眼,是楚云秀在叫她。

“起啦,该去社团活动啦,还有两周就比赛了,李指导说这两周每天都要晨间集训。”

楚云秀唉声叹气地抢占卫生间。苏沐橙使劲揉揉眼睛,拉开窗帘。

天才刚亮。

当苏沐橙与楚云秀终于收拾妥当,背着乐器拎着早饭从食堂出来,小麻雀歪着头打量她俩身后的“炸药包”。突然有人冲出食堂,跑向学校的行政大楼方向。不知是谁在说:“天!快去行政楼!”

两个小姑娘互相瞅瞅,都不明所以,决定去凑个热闹,行政楼的新闻肯定是大新闻了。

“怎么了?”

此时不过清晨六点钟,本是大学生们酣睡的好时段,行政大楼前却已经围起了二三十人,保安慌慌张张地赶人:“别看了,都回去,老师马上就到!已经打了120,都让开!”

“天哪……”

“能看出来是谁吗?”

“不知道,太惨了。”

“太可怜了。”

“头都塌了。”

“别说了,呕……”

学生们低声交谈着,有几个偷偷用手机拍照录像。苏沐橙和楚云秀又凑近一些,才看到行政大楼的正门广场上,躺着一个人——

一具已经断气的尸体。

一滩血泊正在从他的头部蔓延开来。

楚云秀猛地扯开苏沐橙后退三步,早餐袋子里热烫的豆腐脑溅出纸杯。她嘴唇颤抖着小声说:“是符礼禾。快去找罗辑。”



四十五分钟后。

“您放心,我们校方一定全力配合市局的调查,临时指挥室已经给您准备好了,就在行政一楼,有关的学生档案这就送过去。”地中海校长堆满一脸亲切的笑纹,紧紧握着喻文州的手。

喻文州可以感受到他掌心湿黏的冷汗,和紧绷的肌肉透露出的不安。他没有不耐烦,安抚道:“您费心了。具体情况我会跟韩队长商量。感谢您的配合。”

“应该的应该的。您看,喻队长,一大早就来忙活,等中午我们安排点小桌小菜,给一队二队的警官同志们接个风。”校长说完又冒了一头汗,一秃噜嘴说惯了,出的是人命案子,接的又是什么风?

喻文州笑笑:“不必,队里有规定,时间还得抓紧。”

一旁的主任赶紧打圆场:“您说的是,您说的是,那就中午让人把菜送过来,送过来。”

黄少天早就听得不耐烦,正要张嘴,喻文州瞄过去一眼。黄副队只得耸耸肩,闪出校长办公室,从十二楼窗户望下去。

楼下,张新杰带着家伙事蹲在死者尸体旁。

“男性。尸体呈俯卧位。尸体外表检验致命颅脑损伤,全颅崩裂。初步检查无明显人为伤口,尸体附近无明显证物。现在开始现场验尸检验。小宋,通知李艺博征求家属谅解。把棚子搭上,让局里把脱落细胞吸附仪送来。”

宋奇英小跑着去办事。

现场勘查的张佳乐朝远处招招手:“大孙!过来把人都清场。现场检验。”

孙哲平走过来:“这活让老韩来比较效率。怎么样,一致吗?”

张新杰:“初步检查,不排除心肌纤维撕裂,但同样因为高空坠落,目前不能肯定死因一致。”

孙哲平:“今晚解剖室加班?”

张佳乐一听,幽怨得不行:“张大法医,不要再叫我半夜送猪肝外卖了!我们刑警一队也是有尊严的!”


行政楼楼顶。

“韩队,根据张法医的初步检验,从顶楼往下排查,果然只有天台的门锁遭到破坏,其他楼层的高空防护栏均完好。”

韩文清站在十三层天台俯瞰,正好望见黄少天一颗脑袋从楼下伸出来。

季冷汇报完,随着队长的目光往下瞅,吓得差点拿手里的报告砸黄少天的头:“黄少天!你干嘛呐,校领导那边搞定没?”

黄少天脖子一扭,往上看:“哇吓死我了!干嘛啊偷窥我,你们一队怎么回事不好好办案子脏活累活都让我们二队干了,听没听过人吓人吓死人啊!”

季冷气的想打他。黄少天跑上楼自投罗网。

“怎么样怎么样,确认了吗?”

韩文清:“这里。”

天台的边缘处有一滩水渍,已经有些干了。

黄少天戴上手套沾了一些残留物嗅:“没错,是海水,咸湿味儿很重。”

季冷翻了个白眼:“敢问黄少咸湿味儿是一种什么味儿?”

黄少天被噎住:“吃过海鲜没季冷,你们一队伙食不咋地啊,我们队长可经常请客海鲜烧烤的!”

季冷不理他了:“韩队,我去通知警犬队协助调查。”

韩文清已经勘查了整个区域,还需要进一步仔细的排查。取证技术员在天台全范围采样和拍照,季冷与他们协助交流。

黄少天看韩文清不急着取证,反正动也不动站在天台边往下瞅,没事找事儿道:“韩队长,你看什么呢?”

韩文清向楼下遥遥一指:“看人。”

“啊?我刚看见张新杰和张佳乐蹲那儿了。”黄少天凑过去扒头瞅,下面进度挺快,已经开始支围棚了。

“我看的是其他人。”韩文清眉头皱起来,“不对劲。”

黄少天在心里给他打个OS:韩文清眉头一皱,发现此事并不简单。嘴上却不敢提,跟着韩文清看来看去:“哪里不对劲?群众挺配合的啊。”

“学生们不对劲。”

“啊?哪……”黄少天一顿,“不对呀!”

就是太配合了。

韩文清:“你见过这么听话的学生吗?”

一名在校生于周五清晨从学校行政大楼高空坠落并死亡。无论是自杀还是他杀,这都会是校园里最具有爆炸性的新闻。从第一目击证人发现死者至今,已经过去将近一个小时,又是刑警又是戒严线,消息肯定已经传开了。

这个时间段,蓬山大学没有课。但是,前往警戒线外围观的学生却很少,连扒头的都没见着几个。

黄少天一拍栏杆:“我现在就去叫文州。学生资料已经送到一楼会议室了,瀚文正在整理。”



罗辑站在门前。

这是一家小铺子,牌匾也不知多少年无人擦过,只依稀可见“守灵”二字。

守灵?一家丧葬用品店?

门很不结实,看起来就跟这店一样随便。

罗辑脑子晕乎乎。

苏沐橙站在他身边,继续敲,她用的力气不大,木头门板上的玻璃却抖若筛糠。

没多久,黑猫的脸出现在玻璃另一侧。它眯了眯眼睛,爪子啪嗒一下勾住门锁,给屋外的人开了门。

苏沐橙摸了摸猫的脊背。楚云秀跟进来,有些着急:“叶修还没醒吗?”

黑猫点点头——黑猫居然点头了!

罗辑想。

仔细看,这猫在阳光下,皮毛仿佛折射出星星点点的蓝光,比一般的猫更加英气。猫盯了罗辑一阵儿,熟练地穿过杂乱的地面,来到拐角处的楼梯。罗辑看着铺子里这些随意摆放的物品,都是些没用的古旧物,原来并不是丧葬用品店。

苏沐橙示意罗辑跟上,三个人被猫领着上楼。

又是一扇门。

这扇门更加随意,连锁都没有。

猫头一拱,推门而入,它猛地向前蹿两步,蓄力蹦上了窗户旁边的小床,四只爪子狠狠踩落在床上的一坨东西上。

“嘶!叶秋!你又踩我!”

那坨东西——也就是叶修,惨叫道。





tbc




联盟第一奶,张副队只好委屈设定成法医。

叶秋因故被封在猫的身体里。

灵异为主,破案为辅。基本全员,出场有先后。

主要剧情集中在韩叶/喻黄/双花组队多线推进。

预警:周泽楷、江波涛、孙翔等轮回战队成员设定为缉毒队,后续会登场。有原创角色,为剧情便当需求。




评论(4)
热度(106)

© 浪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