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Wald,
der sich verstorben breitet

《长鲸》上

仗剑天涯之人,何以为家?

仙师广成子化剑镇妖,后有弈剑听雨阁隐山林而自修,出则涤荡天下妖邪,世人“剑仙”与“侠”以赠。

修道人涉世本为出世,然而一旦身染红尘,沾惹情仇劫数,便自困天地。天地橐龠,砂砾与鱼虫归一,善与恶归一,万物归一,终究同尘。

可眼见苍生——苍生这般喜人;巧妇愁与米,樵夫愁与柴,稚童愁与蛐蛐。少侠放不下,不能以为刍狗。他所求不为登道,只求众生所愁。

于是“天下”这沉沉二字,少侠担于肩头。从此惟有四海堪可为家。


只是,一介凡人,漂泊于四海亦渴求一个渡头;幼时遭难,父母亲人皆无,骆劲贤将他抱回去,翠微楼便成了他可以泊驻的故乡。

尊师家书一封:掌门与魔君趣闻一二事,君涯师叔祖偷酒三四坛,师弟师妹捣蛋五六桩,冰心堂琐事七八则,洋洋洒洒多少页,独独不问归期。

游子何时归?


西陵城日渐恢复繁华,玉玑子之痕仿若真能被中原背后那只翻云覆雨手一一抚平。今日除夕,摊贩收得早,摊主下了最后一锅油泼面:“少侠吃好,这天寒地冻的,亏得您照顾生意,今年不回门派啦。”

少侠点点头。

小摊生意,须得手脚利索,兼口齿伶俐,热面还赠热心肠,市井人安慰起俊杰来:“山高水远的,回去也难,心意到了就成咯。弈剑门派城里有家潇湘楼,年年除夕啊,赶不回本门的弟子们就聚在那儿,城里好些人为了一睹仙姿,也去凑热闹,简直踏破门槛咯!”

少侠笑笑:“听师兄们说过。”

等到少侠吃完了面,摊主也收了摊——好心人留了一碗热茶。婉灵与熊义还未归来,少侠与元灵珠自有感应,也并不担心。

一片银粟翩然而至,垂青了只影的可怜人,落进他的碗中,化于袅袅热茶中。

少年抬起头——雪。

婉灵也回来了。

她心满意足的扯着熊义来寻少侠。熊义身上挂满大小包,一边耳朵系了一盏小风车,还腾出熊掌为婉灵撑一把画梅纸伞。雪落红梅,日薄西山,最后一缕光透过花枝,落在少女绯色的脸颊。熊义小心捏着这把连他胳膊都盖不住的伞,试图为婉灵挡一挡风雪,可婉灵全然不管。少侠看她又蹦又跳地远远而来,是天地间最高兴的一名少女。

她怎么这样高兴呢?

少侠也不明白,于是抖了抖肩头薄雪,不由自主跟着笑出来。

婉灵到近了,果然喊起来:“好了好了,我满意了。我对你真是太好咯!”

少侠接过她的各式小玩意儿:“明明我为公主散千金,怎么反倒全让我得了好呢。”

婉灵扁扁嘴:“你连一千个铜钱都没有,哪来的千金可散,不如趁着年关喜庆,胸口碎大石赚点盘缠来,我可以帮你敲锣呀!除夕一过,春天不远了,我要再给你做几件新衣服!”

少侠哭笑不得:“我的好婉灵,春天的事,春天再想。”

熊义也嘿嘿笑。


平日繁华的巷子里已没几个人影,但还是很热闹的。华月初升,家家户户大红的灯笼高高挂起,从小院里传来嘈杂的人声,还有放炮竹的孩子们。

少侠与婉灵、熊义就在这团圆的喧嚣中漫无目的地漫步。

婉灵扭头瞧了瞧少侠。少侠依旧像平日里一般,剑匣负在身后,马尾高束,人亦挺拔如剑,一派气定神闲。

除夕之夜,百姓阖家团圆。

婉灵终于停下来,跺起脚:“哼,今天过大节,你想去就去吧!只是钱已经花光了,明天还是要走的!”

说完拉着熊义化作元魂珠,回到少侠掌心,声音传来:“来福长得丑,我不愿意见他!”

少侠心道,你以前还夸来福有福相呢。真是祸及鱼池呀。

这话可不敢出口。

所幸来福一概不知,笑脸相迎:“哎呀少侠,你可来啦!攒了好几桌宴等你来吃呢,在我们潇湘楼,你这好人缘可是到顶的,有将军府备的,还有国师府备下的。”来福搓搓手,把人往里面迎,“今儿来了好些八大门派的弟子,连头上长犄角的都见了两个,可开了眼了。”

少侠正笑应着,进门便望见一名剑客。

剑客玄衣,发色如火,他有一双拿剑的手,此时手中握着一盏酒杯。

“天草!”

那剑客扭头回望,也不禁呼道:“少侠!来来来,与我对饮三坛!”

正是他乡遇故知,人生大幸事。

少侠奇道:“稀奇了。你怎会在此?”

天草知自己的身份,叛门者本不应于此各派弟子荟聚之时出现在潇湘楼。

“来来来,他乡遇故知,须痛饮三杯!”

天草举杯欲敬,少侠推却道:“伤体初愈,若再饮酒,艾掌针是不会放过我了。”

“如此看来,你于禁城内重伤,又为七夜所救的传闻是真了?”

“是。”少侠手指轻搓酒杯,“不过知道的人不多。”

天草不强逼酒,抢了少侠的空杯,一人拟作二人饮,问道:“我可以好奇其中内情吗?”

少侠佯作惊讶:“你浪迹江湖,无拘无束,难为你消息这般灵通,如此关心我吗?”

天草佯作伤怀:“恐怕轮不到我来关心你。”

二人皆被自己逗乐了。

“年前于幽州偶遇了汐风的师妹,听她略讲过。此番遭遇正是置之死地而后生,通过心考,于你修行大有裨益,恭喜。”天草边笑边说。

少侠却大吃一惊:“哪、哪个师妹?”

“忆涵姑娘。”

“……”

天草哈哈大笑。


潇湘楼内各派弟子酒已过九巡,尤以弈剑弟子为最,此时倒也没人特别关注了廊厅下这二位。少侠本应拜问亦遥前辈等同门,却不愿意让眼前这孤鹭剑客一人独坐。

孤鹭剑客,天地为名。

为一个不爱他的女子、为一个眼中没有他的故友而叛出师门,又拒绝玉玑子的邀请,与天下正邪为敌。他本该是最孤独的一个人。

可少侠羡慕他。

人生在世,随心而为,是太难了。少侠求不得随心,只求问心无愧。



天将破晓之时,少侠留帖一封存于西陵驻地,背剑出城往东方去。

他怀中多了一封信,脚步中多了一份沉重。他笑着,与婉灵和熊义道一声新年好。








论北极圈的自我修养。

成王下章(可能)出场。

评论(2)
热度(49)

© 浪墟 | Powered by LOFTER